中国一些俗语,往往寓意很深,特别是针对官员说的俗语就更深刻了

山川社 2020-10-13 14:08 164

“俗语”一词,始见于中国西汉司马迁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附褚少孙补写的《西门豹治邺》一文:“民人俗语日:‘即不为河伯娶妇,水来漂没,溺其人民’云。”这里的“俗语”一词,是指民间流传的说法。

后来,刘向《说苑·贵德》和班固《汉书·路温舒传》引述路温舒写给汉宣帝信中的话语,正式用“俗语”来指通俗、形象、广泛流行在人群众中的定型语句:“故俗语云:‘画地作狱,议不可入;刻木为吏,期不可对。’此皆疾吏之风,悲痛之辞也。”

可以说,俗语大多数都是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。

“一代做官九代绝,贫苦农民难翻身。”这是我国古代流传的一句民谚,主要说的是封建社会劳苦大众的生存状态。我国文字博大精深,所以,经常会出现一语多义的情况。这句话,我们可站在官与民的两个角度解读成不同的含义。

第一种含义,由于我国古代的官僚制度弊病重重,是以歪风邪气滋生,一旦有行为不端者成了一方父母官,那么,老百姓无疑会处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。在贪官污吏的盘剥下,原本生活还过得去的老百姓也难免被掏空家底,变得家徒四壁。

更可怕的是,官场上的歪风往往是具有传染性的,所以,接下来的几任官有很大概率是压榨老百姓的蝗虫,他们会将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全部收入囊中,一直压榨到百姓皮包骨才肯罢休。自第一代贪官上任,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的劳苦大众就很难翻身了,这种情况往往会持续多代,是为“九代绝”。

当然,民间还流传着“一代做官九代绝,一家发财九家贫”的说法。

由于后半句不同,所以,含义也不同。一代人当官,为何会落得“九代绝”的下场呢?就是因为当官的不知检点,敛财无数,靠搜刮民脂民膏积蓄财产,丧尽天良。在笃信神鬼的古人看来,这种做法有损阴德,是以会影响接下来的九代后人。

第二种含义,就是官员自家自绝。当然,这里所指的仍是违法乱纪的贪官,而“九代”也只是个夸张的说法。倘若,有一代人在朝廷当官,曾做了一些贪赃枉法的事被皇帝查出,便有可能落得“九代绝”的下场。

在古代“十官九贪”的背景下,若赶上朱元璋或雍正这种嫉贪如仇的皇帝,那么,偌大的官场队伍就难免被他们杀得十不存一。

实际上,即便是一些清官,在陪伴君王的过程中也很难顺风顺水地走完仕途。在封建社会里,皇帝一家独大,版图上的一切都要归皇帝老子管。虽说文人经寒窗苦读,博取功名跻身仕途,在外人看来是极其荣耀的事,但说到底他们还是皇帝手下的打工仔罢了。

既然整个朝廷都是听命于皇帝的“一言堂”,那么,皇帝的主观思维往往会影响甚大,每个京官的脑袋都像别在裤腰带上一样。《说呼全传》中有句话说得十分在理:“古人云:‘伴君如伴虎’,刻刻要当心。”皇帝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他老人家的心情就像老天爷一样,有阴有晴。

万岁爷心情不错,看大伙都顺眼,来个大宴群臣,满朝文武其乐融融,自是每个官员喜闻乐见的;万岁爷心情糟糕,把文武百官都叫到朝中挨个数落,甚至,揪出两个典型杀鸡儆猴,更是常有的事。古来为官者不论在外面多威风八面,进了皇城都得装孙子。稍有不慎,人头就保不住,搞不好还要株连九族,断了香火。

所以,在古人看来,做官(尤其是京官)是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事。不出事,赚足了银子回乡养老立牌坊;出了事,一大家子跟着遭殃。

现代人总以为,古代的官二代个个能像严世蕃一样鱼肉百姓,骑宝马撞死人不偿命,这实属异想天开。有时身为贵戚,也会“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”。

《史记》中就记载了这样一档子事:

嬴政在一统中原之后,为了防止原六国诸侯造反作乱,干脆下令将那些有造反苗头的贵族杀个干净,是为“夷三族”。倘若,当时项国的编制还在,估计项梁、项羽这些拥有直系血脉的男丁都得挨刀。

不过,比起后来的“诛九族”,秦始皇的“夷三族”不过是小巫见大巫。所谓九族,就是父三族、母三族、妻三族。“诛九族”就相当于将罪臣认识的亲戚全都宰了,一个不剩,十分残忍。所以,早年或有过“一代做官九族绝”的说法,不过在流传的过程中出现偏差,被传为“一代做官九代绝”。

这还不算是最惨的,《明实录》明确记载:“孝孺在建文朝,以侍读学士直文渊阁。当靖难师入,以草诏不从,致夷十族。”诛十族,就是在“九族”的基础上,再加上罪臣的老师、学生、朋友,把所有和他熟稔的人全部除掉。当然,这种大手笔,古往今来也只有朱棣一人做过而已。

由此可见,我国古代的俗语,有时比我们想象得更具“大智慧”,其中隐含的道理是极其深刻的。

参考资料:

【《史记》、《明实录》、《说呼全传》】

本文由鱼鱼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。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yyuu.cc/lishi/227796.html

我要评价0 个回复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