钮钴禄为何违背嘉庆遗愿,拿下亲儿子?道光即位后她的儿子怎样了

寻根拜祖 2020-10-13 16:04 171

道光帝绵宁是如何坐上龙椅的?某些谜团至今未解。绵宁兄弟五人,老大早夭,绵宁行二,下面有三个弟弟,老三绵恺,老四绵忻,老五绵愉,其中绵恺和绵忻,是皇后钮钴禄氏所生。

按照古代嫡长子继承制,老三绵恺是当然不让的储君。不过,绵宁其实也是嫡子,他的母亲是嘉庆帝的第一任皇后喜塔腊氏,不幸早逝。喜塔腊氏不是被废,所以绵宁的嫡子地位依然有效,按照法理,绵宁比绵恺有年长的优势。

可是,清王朝废弃了嫡长子继承制,代之以“秘密立储”的方式,由皇帝指定“贤者”为储君,但不对外公布,将传位诏书藏于“正大光明”匾后。将来皇帝驾崩,再取出诏书,宣布嗣君人选。

所以,哥四个处在一条起跑线上。

嘉庆四年,嘉庆帝宣布立储,密封的即位诏书,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封藏于正大光明匾后。不过,虽说是秘密立储,所有人都能猜到答案,此人百分之百是绵宁。因为这一年,老四和老五还没出生,老二绵宁17岁,老三绵恺只有4岁。

二十一年后事情发生了巨变,嘉庆帝撤出了藏在匾后的传位诏书。这个动作,明白无误地向天下人宣告:朕要易储!

这一次依然是个明牌,绵宁被撤换,上位的人选必然是老四绵忻。嘉庆为何要易储?人们为何齐刷刷把目光瞄准绵忻,而不是绵恺呢?

其实绵宁并没有犯下任何过错,绵忻也不是因为立了多大的功劳,而是因为哥俩在才华和胸襟气度上差距太大。

绵宁长了一张“猪腰子脸”,瘦长尖削,用文绉绉的话来说就是,“望之不似人君”,用俗话来说就是,“形象猥琐”。绵宁即位后虽然表现得非常勤勤奋,但是他留给后人的印象就俩字——平庸。

相反,老四绵忻不一样,他非常聪慧,能文能武,双目炯炯有神,行事风格透着几分干练,浑身上下洋溢着不凡的气度。

绵恺为何不能入选呢?后面我们会讲到他,哥几个他最不可能当选。前一年,嘉庆册封绵忻为瑞亲王,而比他大十岁的绵恺却只被封了个恒郡王。

嘉庆二十五年,在热河秋狝的嘉庆帝暴病身亡。按照惯例,大臣们要从正大光明匾后取出遗诏,同时皇帝随身有个小金匣,也藏有一道传位诏书,两份诏书一致,遗诏有效。

留在北京的大臣们,在正大光明匾后面一无所获,在嘉庆帝身上,居然也没找到诏书!

皇帝没留下一个纸片,甚至连遗言都没有就跑路了,这就意味着所有的皇子处在一个起跑线,他们背后的政治势力都摩拳擦掌,一场巨大的政治危机突现。就在火药桶即将被点燃的前夕,皇后钮钴禄氏,从北京发出一道懿旨:尊大行皇帝遗愿,皇子绵宁即位!

钮钴禄氏没有“浑水摸鱼”,私立自己的儿子,甚至可以说,她违背了嘉庆的遗愿,拿下了自己的亲儿子绵忻。她的无私精神,堵住了所有人的嘴,都接受了她的决定,危机消。

因为钮钴禄氏的力挺,绵宁上位了,他对继母感激之情不言而喻。因此,道光终其一生,对钮钴禄氏非常孝敬,对两位弟弟也是照顾有加。那么,绵恺和绵忻的结局如何呢?

绵忻因为母亲的“大公无私”,没能上位,但是却得到了哥哥道光帝的额外照顾。道光三年,18岁的绵忻,就以“内廷行走”身份,参与到军国大事的决议中来,后出任军机大臣,在平定张格尔叛乱中立下军功。

比较可惜的是,绵忻是个无福之人。道光八年,年仅23岁的他就早早病逝,留下一个刚满周岁的儿子奕志。道光让奕志袭爵,又令定亲王奕绍、内务府大臣敬徵,帮助奕志治理瑞亲王府。

绵忻缺“福”,绵恺则缺“德”,把道光帝折腾够呛。

道光即位后,立刻给绵恺“找面子”,将他封为亲王,与弟弟绵忻平齐,同时又加封他的儿子为七等爵。道光三年,绵恺与绵忻一起,获得“内廷行走”的资格。大概道光给他“行走自由”惯了,绵恺步子迈得很傲气。

道光三年,绵恺的老婆先犯规,她居然不顾禁忌,抬着大轿走了皇后专用的“神武门”。绵恺因此再也不能“内廷行走”,被罚奉五年。考虑到不是绵恺“亲自犯错”,道光陪钮钴禄太后,亲临恒亲王府探视,将“五年刑期”改为三年。

道光七年,绵恺“亲自上阵”,放出双响炮。他与太监张明得、苑长青长期私相交结。王爷结交内廷宦官,历来就是大忌,坊间传言,绵恺与这二人达到了“断袖”的程度。事发后,苑长青竟然逃脱,被绵恺藏匿。

为这件事道光第一次措辞严厉地批评绵恺:“习与性成,不自检束。”并将他的亲王,降为郡王。

当然,看在太后的面上,道光也要尽力回护绵恺。一年后,道光以绵恺“捕盗有功”为由,恢复了他的亲王爵。怕绵恺老毛病重犯,道光耳提面命:兄弟啊,一定要学会自我约束啊!

道光十三年,皇后佟佳氏薨世,按规制大臣们都要写祭悼词,学业不精的绵恺,搞出了个大乌龙。他在祭文中引用了《尚书•舜典》中的一句话:“百姓如丧考妣,四海遏密八音。”意思是天下百姓跟死了爹娘一样伤心,所有的娱乐节目都停止了。

乍一听这话没毛病,可仔细一琢磨有问题。《尚书》这句话,是表达百姓对天子舜帝驾崩的哀悼,如今老百姓的“爹”道光皇帝还在世呐,你怎么能说出“死爹”这种话来?

半吊子学问愁死人,因为这个缘故,绵恺又被罚奉十年。

道光十八年,绵恺再次爆出丑闻。有个妇女状告绵恺私设公堂,囚禁了她的丈夫穆齐贤。这位穆齐贤也不是普通百姓,他是满洲镶蓝旗人,写过一本叫《闲窗梦录》的书,在绵恺府上任六品内管领。

不知道什么原因,绵恺把穆齐贤抓起来一顿拷打。穆齐贤好歹也是一名朝廷官员,不被削职的情况下,官府都不能动刑。

道光很生气,令人仔细审查,结论绵恺犯罪成立。因此,绵恺被罢免一切职务,再次被降为郡王。

当然,这一次被降封时间更短,只有七个月,不是因为立功,而是因为他病死了,死者为大,道光又追封他为亲王。

绵恺去世前,唯一的儿子也已经离世。为了不让绵恺在地下挨饿,道光将自己的儿子奕誴,过继给绵恺,逢年过节给绵恺磕头烧香送饭。

道光二十九年,74岁的皇太后钮钴禄氏薨世,估计被亲儿子气的。道光“席地寝苫”当孝子,“哀恸号呼,擗踊无数”。要知道,那时候的道光,也已经是68岁的高龄老人了!

本文由鱼鱼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。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yyuu.cc/lishi/227937.html

我要评价0 个回复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