甄嬛与眉庄:\"断情绝爱\"的中年女人,御夫术都一样

半碗闲时光 2020-10-14 08:00 66

作者:半碗

原创不易,抄袭必究

嬛嬛与眉庄这对姐妹,挺有意思,她们都经历过圣眷正浓骤然失宠、另寻爱人不得"善终"的过程。

看似红杏出墙看风景的两个人,其实对皇帝都曾有过深切刻骨的爱意。

虽然眉庄率先下线,但就智慧来说,能与嬛嬛携手共赢的,怕是只有眉庄一个人。

当然,两人出手御夫的方式如出一辙:

深爱时智商为零,不爱时手段上线,这也许是情感中最苦涩无奈的一句——情之一事,多一分伤自己,少一分保平安。

眉庄是刚入宫中最早得宠的女人,先是被赏了贵人的位份,又因为习得一些诗书,与皇帝颇为心意相通。

少女情怀总是痴,虽然她行为举止上从不敢僭越,但是内心也偷偷地将皇帝视作自己的夫君。那时候,"嫁"给皇帝,能与皇帝某种程度上的琴瑟和鸣,是眉庄的使命,也是心愿,她从不想旁的,也不愿意参与后宫争斗,活得不可谓不自在——当然,这与她是朝中大臣之女、被另眼相待不无关系,这属于"门当户对"的范畴,暂且不表。

那时候,皇帝身边颇有些青黄不接:

宫中老人里,皇后无趣、弃妃愚蠢、华妃跋扈;新来的几个中,风头最劲的莞常在身子一直不好,安陵容怯懦担不得事,淳常在年纪又太小。

而眉庄呢,温婉可人、沉稳持重,眼神里有崇拜又不会谄媚,是以她很快跟着几个老人儿搭理后宫事务,品阶待遇几乎都是准贵妃。

眉庄的付出里,有倔强,但更多的是出于爱,她不想让自己的爱人对自己有半点失望,所以她也的确拿出了几个解决之法,也因此格外受宠。

怪就怪她想得太明白——一个后宫女人终是要一个孩子作为依傍的,太急切、太热切,树大招风。

后宫盘杂的关系几乎同时给眉庄使了绊子:她被构陷假孕,被禁足后染上时疫,最最紧要的是,她深爱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封了这桩事,黑不提白不提,只是当众拔了她头上的步摇,毁了她的妆容——那根本不是她的脸面,而是她的自尊。自此她的心犹如满堂的菊花渐渐枯萎,即便是沉冤昭雪,也冷淡地搬去了偏远的碎玉轩。

倒也是,那菊花也许从一开始就时祭奠她的爱情。

除开帝王这一身份,雍正这个丈夫做得其实很不怎么样,把身边的爱人都当作了工具人,永远只是三分情七分骗,用的不过是棋子,图的不过是新鲜。

她聪明到凑近太后以求现世安稳,她将一颗心托付给了温实初,权当是在暗无天日的后宫制度里寻找内心的慰藉。

这一厢,甄嬛所受的恩宠自不必说。

黑化、且最让人心疼的,莫过于甄嬛大着肚子,悲切地前去求四郎,想让他开恩彻查甄远道获罪的事情。

两人恩爱多时,正是添孩子的好时候,甄嬛以为她的四郎必能如往常一般握住她的手,让她定定心。

没想到等着她的却是一句话"莞莞类卿,暂排苦思,亦除却巫山飞云也"寥寥数字,深深哀痛,甄嬛来不及感动,因为一句"莞莞类卿",戳穿了她是替身的事实。所以她彻底明白了那件属于纯元的加冕华服,也明白了皇帝的那些"别带",不完全是因为自己才情深情皆斐然。

更讽刺的是,皇帝痛快地承认:能有几分像纯元,是你的福气。甄嬛怒吼:究竟是我的福还是我的孽?

接下来,生女、出宫、入凌云峰,枯坐禅房,她知道,那几年的情爱和时光都是错付了的。

不必多言,甄嬛与眉庄都拥有得宠的资本,她们家世清白,性情和顺,两颗真心,只给一人。

但是她们都高估了皇室的爱情。

皇室到底有什么爱情?不过是新鲜劲儿刚好,她们都各自有着存在的价值,阖宫上下哪个女人不对皇帝曲意逢迎?哪由得嬛嬛与眉庄以爱情之名使小性子?

入宫很长一段时间,眉庄不用手段,嬛嬛也不用。她们不屑,更觉得没有必要——丈夫疼爱自己,生活平稳、所求不多,她们都曾以为自己的爱情是偌大紫禁城的一方净土,没有勾心斗角,只有深情相依。

当然,积怨是一点点产生的,正如她们的妆容是一点点越发浓艳:

前朝后宫互相牵连,雍正的薄情里,也带着帝王的无奈与不易;他能记得眉庄喜欢菊花、嬛嬛喜欢荷花,对他来说已经不错了,他以为,只要是爱他的女人,合该知足。

一面是丈夫的心猿意马、寡情薄幸,另一面是后宫女人的咄咄逼人、弱肉强食。

嬛嬛和眉庄终于明白,这一桩天家姻缘,甚至是所有姻缘里,都不是只有爱情。

嬛嬛的"手段"颇多,她对雍正有情,也知道手段的重要。

许是从妙音娘子那里学到的法子,她开始制造许多偶然,又对皇帝欲拒还迎。这份心思让这个中年老男人十分受用。所以在甄嬛第一次小产后,遇冷又复宠,她的爱已不复当年,后来再为雍正除了年世兰、献计献策,已经不是一个小女孩的心思,而是一个嫔妃、臣子的配置。

再后来,甄嬛的计谋与手段,让人心生痛快:

使了计策带球回宫、接连拔除祺嫔、鹂妃等大反派,让皇后孤独终老,基本算是亲手送走了皇帝。

但我想说的是眉庄,眉庄身上才有一个隐藏buff。

与温实初一夕欢好,她意外收获了一个孩子,她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的孩子后半生无虞,绝不再踏入冷宫,于是她开始布局。

这个局其实很简单:

她在皇帝下朝的必经之路面带焦虑地四下寻找,柔柔地对皇帝说,丢了一只镯子,本不打紧,但那时刚入宫时皇帝赏她的,东西丢的,情丢不得。

意料之中的,镯子很好找,她顺势说道:"碎玉轩晾好了皇上爱喝的茶.."

然后,她就这么轻轻松松复宠了。难吗,其实对没脑子的人来说很难——她的这一连串行为其实示意了皇帝三件事:

第1,臣妾在示弱,以前臣妾将你拒之门外是我不对;

第2,记得我们恩爱的好时光,曾经的事情,臣妾早就不怨你;

第3,臣妾还是那个不卑不亢的存菊堂的女子,你爱的心高气傲多年来我从未丢过。

掐住了皇帝的软肋,又不动声色地给了皇帝梯子。

其实回宫后的甄嬛和眉庄,都已经初心不再,她们没想着再要什么两情相悦琴瑟和鸣,而是利用手段把皇帝笼络住,求个现世安稳度过残生。

只有经历过刻苦的爱情,才会明白,婚姻里爱情不是唯一的,夹杂了太多东西,既然无法解脱,不如设计经营。

这时候,雍正已经成为了眉庄保住孩子、甄嬛守住孩子和母家的工具人。甄嬛曾说,回宫后的跟雍正在一起的每一刻,都让她觉得无比恶心。

而眉庄又何尝不是,自从孩子的身份名正言顺,她再度对雍正淡淡的,颇有种"用完即扔"的渣女风范。

她们都不会再为皇帝夜宿他处、新纳了妃子而夜不能寐;她们也不再介意皇帝某些夹枪带棒的言辞;她们不会把皇帝拒之门外,更没有从前的寝衣和亲手做的糕点。

哪怕嬛嬛顶着"莞莞类卿"的故事,她的花盆底依然走得从容自在。

因为根本就不爱了,可有可无也毫不在意。

爱的时候,会期待会生气、会失望会欣喜,但是不爱了,就只剩下算计,每一个动作、每一句话,都是骗局。

也罢,皇帝要的也是一些好看的物件儿,有没有思想都无伤大雅。

他只以为这两朵姐妹花在岁月里磨平了性子,更加柔顺乖觉,可以"托付中馈"。

其实现实生活里又何尝不是这样,藏着苦涩,也有很多无奈:

婚姻里我们一心只谈爱情,多半会失望的。

因为生活压力会分割掉丈夫的很多精力,爱与不爱都变成了其次。苦涩与无奈恰恰在于这点——要想在婚姻里保持初心,实在太难,我们终归会像甄嬛与眉庄那样,一步步戴上面具,藏起自己的泰半心思,只管经营婚姻,一步步往前走。

电视剧是放大了的生活,虽然我们不至于到假面婚姻的地步,但婚姻道路走得太远、太久,到底是回不去了。

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。

懒起画蛾眉,弄妆梳洗迟。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。

新帖绣罗襦,双双金鹧鸪。

新帖绣罗襦,双双金鹧鸪。

甄嬛最后,朝朝暮暮眼前过,得到了全部,也失去了所有。

END

半碗,减肥只吃半碗的老可爱

本文由鱼鱼资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。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yyuu.cc/yule/228054.html

我要评价0 个回复

评论已关闭